“好你个夜玄,算我看错你了!”

姚月清咬牙切齿,美眸中怒火升起。

    夜玄乜了姚月清一眼,缓声道:“你个蠢女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还指望别人来给你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姚月清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夜玄指了指旁边的龚伯仲,对姚月清说道:“说说吧,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姚月清轻哼一声,脸色稍微缓和不少,但还是有些不爽地道: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夜玄神情平静,不急不缓地道:“那好,把摇光古派的人全部宰了。”

    姚月清脸色微变,忙是道:“这事儿等回了摇光古派我自会处理,你别杀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龚伯仲等人是想杀她,但她不想在这里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些人都是摇光古派的人,若是真的全部死在这里,她回去也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“妇人之仁。”

夜玄慢悠悠地道:“罢了,让他们回摇光古派自行领罚吧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情,他懒得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姚月清虽然资质不错,但还没到真正可以加入他麾下的级别。

    此番入道初古地,夜玄会给姚月清制造一些机缘,同样的,夜玄也会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暂时而言,属于利益关系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龚伯仲等人死不死,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去吧。”

姚月清遣散了龚伯仲等人。

    龚伯仲等人感谢一番之后,便匆匆离开了院落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回到摇光古派,他们倒是不怕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活下来就好。

    待到龚伯仲等人离开之后,姚月清追上夜玄,与夜玄并肩而行,一双手背在后面,小声说了一句:“夜玄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作甚,那是你自己的仇人。”

夜玄双手插兜,不急不缓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大可不必理会我的意见……”姚月清说到这里的时候,流露出一抹感伤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夜玄停下脚步,缓声道:“蠢女人,我对你的故事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姚月清先是愕然,旋即又是气愤地道:“跟你这人说话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滚吧,我还有事情要做。”

夜玄挥了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让我滚?

!”

姚月清气得满脸通红,那张仙子般的容颜上满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作为摇光圣女的候选人,她不管是容貌还是实力,都是一等一的强,什么时候不都是众星捧月?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夜玄,居然让她滚。

    “废话,这里难不成还有其他人?”

夜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姚月清愤愤地转身离开,一边走一边咒骂道:“亏我还觉得你是个好人,就是个大混蛋,臭夜玄,再也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待到姚月清走远了些,依旧可以听到她对夜玄的咒骂。

    夜玄倒是神情平静,走到里屋去。

    乾坤老祖幽灵一般的出现在夜玄身后,一脸笑意地道:“主人,看那小姑娘又是对你芳心暗许,你那些话可把人家气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夜玄随手拉了个蒲团坐下,缓声说道:“你屁话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乾坤老祖嘿嘿一笑,道:“您是怕女主人那边不好说吗?

以老奴之见,女主人肯定不会说什么哎哟!”

    乾坤老祖话还没说完,直接被夜玄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“再多废话,我把你壶嘴塞上。”

夜玄骂骂咧咧地道。

    乾坤老祖自然知道夜玄并未生气,嘿嘿一笑,主动退下。

    “你让张清风来一下。”

夜玄挥了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乾坤老祖屁颠屁颠退下。

    待到乾坤老祖离开,夜玄盘坐在蒲团上,默默思索。

    关于姚月清的事情,他自然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一个纯情小姑娘,没有与其他男人过多深入的交流过,所以对他今日的行为动了心。

    再说白一点,今日之事,换了另外一个人这么做,或许姚月清也会心起涟漪。

    毕竟经历不多,她觉得那是自己的本心。

    但夜玄历经太多的事情,他自然不会沉溺在这些所谓的情爱之中。

    当年嫦夕的事情,他始终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在帝魂复苏的时候,他甚至都下定决心,不去触碰情爱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他帝魂晚复苏了五年时间,真正复苏的时候,已经十六岁,还与幼薇成亲,做了姑爷。

    记忆中与幼薇的事情,让他决定照顾好这个姑娘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现在,他也打算好要把幼薇带到巅峰,日后陪伴在自己左右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与姚月清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    夜玄轻呼一口气,呢喃道:“不再纠缠,纠缠到底。”

    这是老仙店那个老家伙给他透露的信息。

    只是两个选择,至于做了选择会是什么后果,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对于夜玄而言,这个选择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因为夜玄根本不需要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与幼薇,本就该在一起,纠缠是个什么狗屁说法。”

    夜玄嘴角微微一翘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身份也无妨,大不了以后带着她一起破局。

    “夜帝。”

    这时,张清风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夜玄微微颔首道。

    两人对坐。

    张清风静待夜玄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怎么离开吗?”

夜玄问道。

    张清风微微颔首:“空古城渡灯笼海,不从断骨崖走,就可以走出道初古地。”

    来到空古城九万年,他可不是真的就在这里空等着。

    “等几个小家伙的机缘都差不多到位之后,你就带他们离开道初古地,回龙虎山去。”

夜玄缓声道。

    张清风微微一愣:“夜帝不跟我们一起?”

    夜玄摇头道:“我要去一趟道初崖,你们就别等我了,另外现在龙虎山那边可能不大太平。”

    张清风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夜玄平静地道:“总之,记住我说的话,出去之后,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让自己的实力超过至尊,否则不止天地为受到影响,你也会被镇压。”

    张清风道:“双帝吗?”

    夜玄手指往上指了指。

    张清风神情凝重起来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镇压者,不是双帝,而是……天!    夜玄缓声道:“世人皆以为诸天万界衰败的原因,是因为双帝登临绝巅而导致,他们也不想想,昔年诸帝时代是何等辉煌,比双帝强横的大帝大有人在,为何没有衰败,反而辉煌无比呢……”    一切,终究不过是一盘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    姚月清独自离开了院落,心中觉得有些委屈,她明明什么都没说,为什么那个大混蛋却这么对她。

    她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明明年龄不大,说起话来却是老气横秋,真以为自己是个老怪物呀,你就是个大混蛋。”

    姚月清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走了一阵,骂了一阵,姚月清忽然是停了下来,脸色有些苍白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?”

    姚月清脸色一阵变换,她狠狠搓了搓了自己那美丽的脸蛋,嘀咕道:“姚月清啊姚月清,你可不要犯傻呀,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怎么能喜欢他呢……”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    “他能独自一人去救我,还尊重我的意见行事,除了嘴巴臭了点,好像也没那么坏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管了,我是不可能喜欢他的,最多也就是对他的印象改观一下,他依旧是个大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大混蛋,臭夜玄!”

    姚月清似乎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狠狠骂了两句,算是稳住了自己的道心。

    “夜玄!”

    这时,不远处有着声音响起,是在呼唤夜玄。

    姚月清看到街头上有个满身阵图的少年,一边走一边呼喊着‘夜玄’,似乎很急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小阵皇吗?”

姚月清愕然。

 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