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终,老儒生姬曰一半推半就,去到偏堂。

    而正堂里,只剩下灰袍老人,躺会太师椅,吧唧吧唧抽着旱烟等待着。

    看着小院里面小雨飘飘,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空古城内的天气是晴天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在这小院中,却是阴雨连绵。

    嘎吱————    破旧的后门被人推开,一个黑袍少年一手插兜,一手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进屋后,少年反手将后门关上,从旁边的走廊来到正堂,随手将旁边的长凳拉过来,坐在灰袍老人对面,插兜的左手拿出,将十袋金精铜钱陆续拿出,放在了面前的地上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虚眯着眼睛,乜了一眼那十袋金精铜钱,缓声道:“来自九宇府的金精铜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管这个?”

少年笑了一下,诧异道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吧唧吧唧抽了口旱烟,吞云吐雾后,缓声道:“空古城的金精铜钱是数的完的,所以这些金精铜钱出自谁之手,自然而然便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收敛笑意,一脸认真地打量着灰袍老人,说道:“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看向少年,同样认真地道:“你也变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细说,但两人都懂。

    “在你问之前,我要先跟你说一个事情。”

灰袍老人放下烟杆,整理着其中的残渣,一边对少年说道:“你现在是不是有了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少年点头道:“她来过这里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手上的动作不紧不慢,将残渣清理干净后,重新卷了一叠烟草,这才说道:“她来问过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少年眯眼,缓声道:“她哪来的金精铜钱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重新点烟,继续吞云吐雾,笑道:“我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眸子虚眯成一条线,一抹杀机骤然浮现,他看着灰袍老人,淡淡地道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夜玄。

    而两人所谈论的女子,不是别人,正是周幼薇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乜了夜玄一眼,一脸古怪地道:“你还真对她动了心?

这不像你。”

    夜玄神情冷漠,强硬地道:“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倒是没把夜玄的威胁放在心上,不急不缓地道:“放心,金精铜钱是我送的。”

    夜玄讥笑道:“你会送金精铜钱给别人?”

    别人不了解这个老家伙,但夜玄却了解。

    他已经跟这个家伙打了很多次交道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一毛不拔,指望他无缘无故送人金精铜钱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也说了,我变了。”

灰袍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夜玄重新坐在长凳上,平静地看着灰袍老人,说道:“你想说的话,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笑道:“其实你可能不太喜欢听,我给你的话是两个选择,要么不要再与那女子纠缠,要么就纠缠到底。”

    夜玄微微皱眉,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笑眯眯地道:“肯定比你多。”

    夜玄拿出了老鬼柳条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,继而变得凝重,沉声道:“你哪来的?”

    夜玄平静地看着灰袍老人,缓声道:“这你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深吸一口气,凝声说道:“此物可否留下,你可以提任何要求。”

    夜玄看白痴一样看着灰袍老人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皱眉道:“在你手中的作用,绝对没我的大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没得谈,你先说我女人的事情。”

夜玄一口否决道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放下烟杆,深深地看着夜玄,说道:“我所知也有限,总而言之,她的来历,你永远都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给你提那两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别再纠缠,要么纠缠到底。”

    夜玄收回老鬼柳条,淡淡地道:“你这等于没说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耸了耸肩,表示自己也仅知这些。

    “我的消息,你都给她说了?”

夜玄看着灰袍老人,问道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双手一摊,说道:“有金精铜钱,为啥不说。”

    夜玄眯眼道:“你不是说那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点头道:“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夜玄道:“那不是白给消息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又是道:“有金精铜钱,为啥不说。”

    夜玄深吸一口气,有些不耐烦了,“你变化挺大啊老家伙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笑眯眯地道:“你变化倒是不大,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夜玄有种揍这家伙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说正事吧,找我想知道什么?”

灰袍老人见夜玄情绪有些波动,也没有再继续调侃。

    说话间,灰袍老人将夜玄前面的十袋金精铜钱收走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现在的谈话,是按金精铜钱来算的。

    夜玄见灰袍老人不愿多说幼薇的事,也没有再多问,他了解这老家伙,如果这老家伙不主动开口,那么永远也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夜玄将圣贤纸张拿了出来,将金色古字一面展示给灰袍老人,缓声说道:“可认得此字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看着那古字,眯眼道:“你居然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灰袍老人摇头道:“不过你要失望了,这些古字我不认识,合起来就更不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夜玄虽然早有预料,但难免还是有些失望,收起圣贤纸张,继续道:“那你知道十大险关或者道初崖一共有多少个古字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沉吟片刻,掐指推算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灰袍老人一脸肃然道:“三千。”

    “此字蕴含多少个?”

夜玄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百。”

灰袍老人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夜玄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不问了?”

灰袍老人抬眼看向夜玄,有些许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金精铜钱先放在你这里,等我从道初崖回来再问你。”

夜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灰袍老人脸色微沉,喊了一声道:“先说好,你女人的那个事情,我只知道那么多,下次来的时候你就算带上她,我也不会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夜玄没有停下脚步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目送夜玄离开,揉了揉额头,低声骂道:“这难缠的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放手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忽然抬头看向正堂边上。

    那里,老儒生姬曰一正笑眯眯地看着他,比了一个大拇指,说道:“也就是你才敢把夜帝当小鬼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乜了老儒生一眼,骂骂咧咧道:“你这小鬼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滚滚滚,有多远滚多远,万年之内,不许踏足我的店。”

    “滚就滚。”

老儒生轻哼一声,喝着老酒,脚下画龙,踉踉跄跄离开了老仙店。

    待到老儒生离开,灰袍老人脸色变成凝重起来,他忍不住狠狠抽了两口,吞云吐雾道:“难搞啊,大势将至……”    而离开了老仙店的夜玄,没有再去闲逛,而是原路返回,去往张清风的院落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想得到的消息之外,他还得到另外一个模棱两可的消息。

    幼薇……    现在的幼薇,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?

    夜玄揉了揉额头,感觉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一直瞒着幼薇,只不过现在的幼薇实力还不是太强,知道了这些并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敌人,可都是非常难缠的家伙。

    且不说远了,单单是双帝,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就足够难缠了。

    若是双帝在这空古城内,夜玄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

    但现实却是双帝永远不可能出现在这里,而他在外界,也没有在空古城这般拥有惊人的禁忌之力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”    “幼薇来道初古地的时候,应该已经是出现了变故,她为何去老仙店会询问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夜玄边走边想。

    联想到刚刚老仙店那个老家伙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肯定知道不少事情……” 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