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中文 www.37wxw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杀人的活儿,本就不该小姑娘去做。

    虽然温浪觉得温暖去青楼也不对,不过他不敢说,也不敢问温暖同魏王的关系。

    温浪握紧火凤宝剑,先去杀了叛徒。

    背叛公主的人不死,还留着过年嘛。

    温浪很喜欢听命杀人这事,不过,他回头看了一眼温暖。

    少女依旧恬淡冷静,亭亭玉立的俏丽模样,他的女儿是个小美人,以后会是如同尹惠一样的温婉良善的绝色美人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——方才说给武王送礼?”温浪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他家娇娇软软的女儿怎会想着给武王送人头过去?

    即便安阳长公主——坑杀先帝宠妃,武王生母时都没这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沉沦时没准喝酒喝坏了脑子以及耳朵。

    温暖淡笑道:“是啊,我觉得应该庆祝一下,嗯,就庆祝父亲您稍稍清醒了一点,这么大的好事该给武王报喜。”

    温浪莫名一股寒意,给武王报喜是用人头?

    他闺女是不是对报喜有何误会?!

    【我怎么觉得温暖同昏君是一类人?】

    【他们不是疯子,就是变态。】

    【难怪我们都骂昏君时,温暖不怎么在意的样子。】

    【再次恳请他们原地结婚,别让昏君出来祸害好女人了。】

    【看了这么多天,还有人天真认为顾皇后等人是好女人?】

    【继续看下去吧,虽然我觉得温暖会让我们颠覆以往的常识,不过现在黑心莲,杠精做精什么的还是很火的,贤妻良母,隐忍善良的女人没味道。】

    【我只希望喜欢的尹女神,以及康王妃温柔最后不被温暖剥皮。】

    【悬!她们以后不找温暖麻烦的话,许是还能有一条生路。】

    「温暖:我是个好人!别拿我同李湛比。」

    【呵呵。】

    一排整齐的呵呵仿佛在说温暖这句话有多可笑。

    “父亲连人都不会杀了?还是同情刘掌柜?同情这个叛徒?!”

    “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温浪赶忙表态,“他背叛公主该死,投靠武王该死,把公主留给我们兄弟的东西送去讨好武王,更该死!”

    温暖说道:“那您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是被吓到了吗?

    温浪不敢再多说,乖乖去杀人。

    温蜇摸了摸额头不存在的冷汗,“我去找个盒子装——装给武王的礼物,就是,就是武王会不会查到父亲身上?”

    “大哥觉得武王还会在意已经废了的父亲?”温暖淡笑道:“武王即便怀疑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父亲的,这些年父亲颓废得太彻底,没人相信父亲能重新从深坑里爬出来。”

    尹氏再嫁,又在喜堂上说得那些话,比温浪整日醉酒,或是迷恋花娘破坏力都大。

    一个妻子都嫌弃的男人,还是个人了?!

    “至亲伤他最重,我早就说过,尹氏太聪明,太贪婪,太有野心,浪儿管不住她,可他就是不肯听!说什么是我误会尹氏,他们成亲后,尹氏为他做过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太太抿了抿嘴角,愤恨不平,“她哪怕有点良心,也不该在外继续败坏浪儿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他还有名声?”温暖说道:“叔祖母有句话是莫要太双标,您爱屋及乌,把错都推到尹夫人头上并不恰当,就父亲为官职,把尹夫人送给靖南侯这件事,是如何都洗不白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哽了好一会儿说道:“你到底站哪边?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哪边都不站!”温暖自嘲一笑,“对他们都没太深的感情,您别以为我在帮父亲或者同情他,我从来不同情任何一个失败者,做这些事,只为尽快迎回安阳长公主,倘若尹夫人能在这事上帮忙,我也会说她的好。”

    门外,温浪隔着窗户说道:“尹惠肯帮忙说动靖南侯支持出兵,她说什么我都听着,本来也是我——对不起她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差点气了个倒仰。

    温蜇赶忙岔开话:“让武王知道长公主派人回来是否合适?我担心武王有了戒心后,全力阻止陛下再次出兵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戒心也不会答应出兵迎回安阳长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前世,武王成为摄政王时,纵览天下兵权,又有雄兵十万,他宁可同北蛮交好,付出一些银子等物,也不曾想过再次同北蛮开战。

    相反李湛掌握实权后,几次派人同安阳长公主联系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母亲病重回不去中原了。

    她最后能率军回归中原少不了同李湛的配合,为此李湛耗费不少的钱粮,招惹不少好大喜功的骂名。

    温暖开口:“如今朝臣绝口不提安阳长公主,仿佛他们都忘记了这个人,京城如同铁板一块,我们离着陛下太远了,只有让武王动起来,我不曾奢求武王主动出兵,做这些只有一个目的,逼武王不得不赞同出兵北蛮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武王内穿软甲,头戴王冠,腰缠玉带,他胯下骑着一匹宝马,通体雪白,一根杂毛都没,身躯越发显得高大英武

    此时,他正同并肩骑马的少女谈笑。

    他深邃的眼眸注视少女时,仿佛天上的星辰,打动人心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跟着数十铁骑护卫,京城街道因武王路过而封路,不许行人走动。

    前世,武王就是太为隆承帝的面子着想,才一次次隐忍低调。

    后来他为摄政王时,又不忍太讲排场,李湛那个白眼狼才一次次暗中收买他的属下,让属下们认为他不想做皇帝了,甚至已经英雄迟暮,只想着过点太平日子。

    武王直到被李湛害死都没绝了登基做皇帝的心思。

    能做皇帝,谁愿意去做摄政王?!

    少女脸颊微红,笑声爽朗:“早就听说武王殿下身手了得,今日才知道殿下比传闻更厉害一些,旁人一箭双雕不知得吹多少次,可您不用箭就能射下大雁,方才一只箭射下四只大雁的技巧神乎其神,我都看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福柔县主骑射才让本王大开眼界,本王从未想过女孩子有此厉害的骑射功夫。”武王目光灼灼,说道:“改日本王可否有幸同你一起狩猎?”

    顾娴双脸滚烫,轻声说道:“我到家了,武王——舅舅回去吧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