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八百四十四章 老宋,别哭,你的苦我也有感触(两章合一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37中文 www.37wxw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和杨明远求亲地点一样。

    宋福生的私人书房里。

    陆畔第一次叫岳父,心里是有点儿羞窘不安的,耳朵通红。

    宋福生是第一次被人叫岳父,脖子粗脸红:

    “你给我打住,我承认了吗,你就叫。”

    “叔,在这件事上,以前,今夜,错误都在我。

    不是有意想隐瞒您。

    离开前,对茯苓的心意不确定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有几次……”

    陆畔说到这里一顿,沉默了几秒才继续道:

    “我甚至庆幸没和您讲。

    认识多年,我了解叔和婶只盼茯苓一生快乐、平安。

    所以没有战争,平安归来,我才有资格站在您面前说:茯苓交我,请您放心。

    今夜,是我孟浪。

    想在明日和您表态前,听茯苓亲口对我确定心意。”

    陆畔知道,再多的解释没有用。

    他的错误,源于私心,源于心里想要的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没有“云谁之思”时,他想要的是茯苓能对他有好感,不排斥他成为她的夫君就行。

    有了“云谁之思”,虽已心里有些底气,又想要听她亲口说:“我心悦于你”这世间最美妙的话。

    见到面后,那张小脸,陪伴他在战场上太久。

    心心念念,深深浅浅。

    分别两年,他不知茯苓如何,他只知道自己,对茯苓并没有陌生感,因为,天天见。

    她在他心里,陪他征战。

    只是,久到能想象的画面,他和茯苓在一起的景象,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今夜,当只存在想象里茯苓,出现在他眼前,终于不再是发带,他就乱了。

    他动听的话想听,更想将真真实实的人紧紧锁在身边。

    宋福生就听不了战场俩字,听了就心软,尤其这话是从陆畔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那地方,放眼望去,都没人帮你,他上过啊。

    和奉天仓场衙的老魏通信,老魏有一阵说,朝廷不是缺粮的事儿,是缺药。南方的地理环境那才恶劣,死伤很多。

    回过头,他没有和家里人讲过。

    却对着地图册,靠想象就给他惦记坏了。

    惦记陆畔。

    无论是之前,他拿陆畔当小友,还是之后知道陆畔是个小兔崽子要娶他闺女,他都惦记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知道,这小子傲气。

    陆畔的兵要是死伤许多,再遇到大量的敌军,附近连援军都没有,就这古代通讯,援军恨不得等你死透了才能知道信儿。

    那么,他了解,陆畔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陆畔绝不会投降,换他,他就先投降,可这小子,会选择战死他乡。

    一想到陆畔回不来,他就闹心。

    这小伙子,从第一次逃荒路上见到,让宋九族全体人员欢喜的在城门举着大红牌。

    到他来了会宁,柳将军很出乎意料的问他,你认识珉瑞?珉瑞有在信中提起宋知县。

    好些次,他望着外面的天寻思:陆畔啊,要平安,要不我白救你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无法回避,妈的,他对陆畔很有感情。

    就连此时……

    只听,宋福生训陆畔道:

    “她小,意识不到和你半夜出去,要是被人瞧见,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,你也小?我不训她,我就训你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气哼哼的。

    明知一个巴掌拍不响。

    还亲耳听到他闺女教陆畔怎么不老实,明日你再来什么的。

    那他也不理亏。

    一副谁让你是将军,眼下又是王爷,你那脑子、排兵布阵的智商、能猜测出各方将领布局的情商,打小就住在深宅大院的弯弯绕绕,各方面都比茯苓强,你强,我就训你。

    一个坐着,一个站着。

    陆畔自然是那个站着的。

    “是,是我思虑不周,”陆畔诚恳道。

    他没去解释,那见到了面,哪能控制得住,他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这种话,打死陆畔,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更没对宋福生解释并没有人瞧见,只认错。

    再说,解释没用。

    解释,叔会训:“没人瞧见,你就觉得这事儿办的对啦?”

    这头,宋福生喝口茶润润喉,喝完摔下茶杯,摔给陆畔听。

    接着训道:

    “放着大门,堂堂正正,大白天不来,非大半夜不睡觉,走那羊肠小道。

    明明是清清白白的关系。

    你这一整,要是让人看见,外面就得啥难听说啥。

    你是无所谓了,不知道的,以为是我宋家想赖上你这位王爷。”

    陆畔早在之前就有听出来,叔一口一句你个王爷,嫌弃他的王爷身份。

    以他对叔和婶的了解,以及宋家平日所为,这并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宋叔虽已官居四品,但却是官员中,少有的将日子过的真真实实。

    百姓家最盼什么,宋家就盼望什么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最欣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不所求那虚无缥缈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他身份上的变化,在宋叔这里,没有加分,只有困扰和不安。

    “叔,煜亲王,非我所愿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一噎。

    心想:别看这小子话少,噎人却有两下子。

    话说的多明白,人家可没想当王爷,是拒绝不了,拿这事儿嫌弃,嫌弃不着,要是接着拿王爷说事,就是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钱佩英此时没在,不知道宋福生心里的吐槽,要是能知道,她会第一个站出来说:

    我看是你不讲道理,人家孩子是那个意思吗。

    而且你都知道自己不讲道理,要不然,你不至于心虚炸毛。

    过度解读的老宋,此时,脸色就很不好看:“你那话,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陆畔抬头,先疑惑的看眼他岳父大人。

    他果然不太明白,叔为何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不明白,也要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这些心底话,陆畔认为,这世间也唯有宋叔、他将来的岳父大人配听。

    他也只会讲给宋福生听。

    “叔应有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珉瑞想说,国公府在外人看来,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外人以为,国公府如何如何,那只是他们的凭空猜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府中祖父、祖母、母亲,家人所之期盼,就是最平常不过的,健康平安,四世同堂、和乐美满。

    许多方面,和咱家很像。

    家中长辈也好,我本人也罢,从未对锦上添花这种事,张狂欢喜过。

    倒是家人看珉瑞平安归来,欢喜落泪。

    祖母和母亲知我,想启程来黄龙见您,道明心意,迎娶茯苓,欢喜至极。

    直念阿弥陀佛,道我开窍。

    还说,这才是真的大喜临门。

    珉瑞虽年轻,也行走官场多年。

    叔,以前,我曾以为,没有能和我家相像的人家。

    我内心,也不屑于只看我身份的,我只是珉瑞。

    直到遇到您,遇到茯苓,接触到咱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眯眼。

    少给他戴高帽,少变相夸他家低调,他不吃那糖衣炮弹。

    且在心里寻思:

    他要收回,刚才在心里评价这小子话少的评价。

    就纳闷了,今日话怎么这么多,这小子将窗户纸一气儿都给捅破了。

    听听那话,那每一句都不是白说的。

    暗示他,咱俩家般配,国公府和宋家一样。

    话里又暗示性的告诉他,家里同意,他祖母和母亲盼着他来黄龙求亲。

    一会儿讲迎娶,一会儿又将四世同堂都给整出来了。

    你想的还挺远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了吗?你可别一口一句咱家,你求亲了吗?我应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叔,我陆珉瑞想迎娶宋茯苓,向您求亲,请您成全。”

    陆畔随着说话,一代王爷,叱咤疆场的玉面将军,向宋福生跪下。

    宋福生迅速站起身,想躲开。

    你?

    这是老宋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古代这该死的规矩。

    老宋寻思,他没有憋屈的跪陆畔就够呛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没敢想,眼下,陆畔二话不说就跪他。

    你看皇子成亲,就不用说已被封王的王爷了。

    那娶亲,成亲当日,想不去女方家迎娶新娘都是可以的,由礼部代劳就行。

    给接回来,两个人从正门入,就算完事儿。

    亲自骑马去迎娶的,那都算是给妻子、给岳父一家面子。

    岳父得是很有权利的。

    所以说,给这样身份的人做岳父,屁都不敢放,一点儿都不能去挑男方的理,还要笑呵呵给闺女双手送上,要不然,一个大不敬的帽子就能扣下来,被谏言,对皇家无礼,整个家都要受牵累。

    而他“无礼”的已经很多,虽然心里很不服。

    他见陆畔没跪,从今夜抓住这俩人,就没给好脸看。

    在小花园里,罚站陆畔。

    刚才摔茶碗给陆畔听,说打断陆畔说话就打断,让闭嘴就要闭嘴,想咋训就咋训。

    但是,这跪下吧,这该死的古代,这该死的身份差距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因为这平常不过、最应当应分的事感动……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陆畔不但没起,而且一向笔直的身影,就是跪下也笔直的,忽然向宋福生弯腰道:

    “叔,在您面前,我不想做将军,更不是王爷。

    我只想做您女婿,是千家万户中,属姓宋,宋家的女婿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宋福生好半响没说话,看着跪在他面前陆畔。

    看了好一会儿,他扭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窗外,此时,已经半亮了,晨曦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“珉瑞啊,我是真不想应你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的音调忽然夹丝哭腔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该死的黎明时分作祟,人不是说了吗?夜晚到黎明前,人类的情感最丰富,才会让他心绪不稳:

    “我宋福生,确实不知天高地厚,不想将女儿嫁给你这种身份的人家。

    我怕,你现在心仪她,你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我是男的,我懂。

    以后几十年,不是几十日朝夕相对,只心仪不行。

    普通百姓家,互相扶持,像我这种纳的起妾却不纳的少之又少,有的是靠责任。

    有的是,说句难听的,他是换不起媳妇,或是换来的,没比以前强太多。”

    如若都有资本和能力,能给媳妇丈夫换成喜欢的女明星男明星,你看看有多少会换的。

    而陆畔就是这古代版,那种能换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朝廷又不管这种事儿。

    连皇上、官场中人,还互相赏女人。

    你,珉瑞,有本事说换就能换,说纳妾就能纳一个当下稀罕的。

    我了解我家茯苓,她忍不了那个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能耐管住你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终于道出了心底话。

    其实,一直以来,他也不知道要给女儿寻个什么样的女婿。

    女儿是现代姑娘,一点儿这里的意识也没有。

    茯苓生长在法律制度下、一夫一妻、敢搞外遇、人人喊打、还能离婚的环境中。

    最差最差也就是,娘家给小两口平时搭的钱不但没带回来,而且还离婚了,带一个要花钱的外孙或外孙女回家呗。

    茯苓自由、浪漫、独立,和古代原住民的姑娘想法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他作为父亲,尤其是他家这种情况,在选女婿方面确实很迷茫。

    但宋福生心里也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有多爱女儿,就有多清楚,孩子大了,总要成家。

    他和佩英陪闺女陪不到最后。

    他私下考虑过,在古代这种纳妾合法的环境下,那最好就给闺女找一个怕他权势的,或者要仗着他钱财的。

    毕竟,心里对他有顾虑的女婿,不敢反驳他的女婿,总比不怕他的女婿强吧。

    结果,是陆畔这小子。

    陆畔这臭小子,让他做父亲的,很无力。

    女婿比他官大,他爬死也爬不到王爷那个级别,女婿不怕他。

    “叔?”陆畔急忙站起来,来到宋福生身旁。

    因为宋福生落泪了。

    这是陆畔头一次直面宋福生的脆弱。

    叔在战场都没哭过。

    过桥时,吓的一步也不敢挪,还在嘴硬的对他说:“没事儿,我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陆畔讶异,吃惊,更多的是心里震动。

    “叔,我不会纳妾。您也说了,我这种身份。我要是想,我早就做了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眼圈通红,挥手打断。

    他不信当下承诺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刚一开头,什么都美好,都是从这种时候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只想要最不好的保证,最基本的妥协。

    “如若我要是应了,你敢向我保证,将来,你要是想纳妾,看不上我家茯苓了,你能将她给我送回来吗?

    我知道皇家、陆家,妻子只能病死,不能和离。

    你放心,只要你别给我女儿关在后院,你放她出来,我不会怪你。

    我给她换名字,更不会丢皇家和你陆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我只求她,鲜鲜亮亮的活着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